当前位置:首页 > 银发天地 > 红色记忆
苏共亡党二十年祭(连载之五)
来源:    查阅次数:9122    发布日期:2013-12-18

 公共权力一旦变成资本,其最大的神奇处就是能在极短时间内完成一个海外家族企业几代人才能完成的积累;商场上难免有赔有赚、有哭有笑,但他们永远只赚不赔、大小通吃。这个资本积累还会随着掌权者的升迁而加速膨胀。这也决定了能攀上中国财富金字塔尖的除了熟谙商场与国情的经营奇才外,还有另外两种人:一种是依靠权力和靠近权力致富的隐形富豪,即吴敬琏所说的权贵资本主义;另一种是依靠收买权力,即对权贵者进行利益输送而暴发起来的草根富豪。有些草根富豪本来是受潜规则敲诈、绑架的受害者,后来也历练成害人者,用钱铺路,用钱买权,靠钱闯关,导致一个富豪出了事,上百个干部倒下去的乱象一再出现。大批市场主体在权力竞争而不是市场竞争中被淘汰,使财富集中的速度大大加快。极少数人穷奢极欲的生活方式,更使这种收入差距被最大限度地彰显出来,刺激着人们敏感的神经。饱则思飚,把非法聚敛的巨额财产转移到海外避风港,也成为腐败分子和不法富人迫不及待在做的事。于是便出现了这样一种具有讽刺意味的情景:一方面各地党和政府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招商引资,以各种优惠条件来争取每笔几亿、十几亿美元的外来投资,并提供很多土地建厂,在国际分工体系产业链的低端挣点辛苦钱,包括为全世界生产手机,每部只挣几十元;另一方面每年有数以千亿元计的黑钱灰钱,通过各种途径外逃,导致国民经济大量失血。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字,衡量社会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在中国已远超过0.4的国际公认的警戒线,接近0.5。有报告显示,中国41.4%的财富掌握在1%的家庭手中,已经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
      20
世纪80年代的一项调查表明,在世界各国中,苏联、东欧、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公众,对收入差距过大和以权谋私的腐败活动的承受能力最低。这与共产党长期进行的人民群众当家做主、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社会主义宣传教育已深入人心、成为全社会的道德制高点分不开。因此,对人民利益和社会公正的忽视,是导致苏共垮台的关键原因之一。即使在资本主义国家,极少数人过多地占有社会财富,损害绝大多数群众利益,也会带来巨大的政治风险。两年前在美国发生的反金融资本的占领华尔街活动,示威者喊出的最令某些人心悸的口号,就是他们是1%,我们是99%”
  其实,当年我们的党就是靠发动“99%”的群众为自身利益而奋斗起家的。很多有产阶级出身的老一代共产党人的牺牲精神尤为感人。